\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2回埋白石神人施小计得
    三千食客履盈庭,为金银,陪小心。财源易竭。必竟有时贫。昔日众人都不见,辜负了,解囊情。莫道冯谖不再生,感神人,下白云,烧丹练石,来助孟尝君。功成却早将身遁,堪羞杀、旧宾朋。

    这阕江城子词,是骂做蔑片的,见大老官兴头时,个个去亲近他;到得他被众人拖累穷了,要想众人帮扶些,再也不成,便鬼都没得上门。那种情况,极是可恨。

    但也不要将众人都看轻了。孟尝君食客三千,那里人人晓得报效。却有冯谖这样人物在里头。如今这回书内,又有高似冯谖十倍的,分明是神仙下降,并非来替蔑片争气,也正要塞那惯下逐客令的嘴。

    明朝嘉靖年间北直保定府有个大富翁,姓方,号正华,坐拥百万家财。娶妻柳氏,生下一个儿子,叫方口禾。

    那方正华赋性豪迈,极轻财好客,在他家里吃饭的,日常有几百人。朋友有什么急用,向他借一千两,就是一千两;向他借五百金,就是五百金。也不曾要借票保人。约他几时归还,到那其间没有,他也不去讨取。

    那班门客,都是想些油水吃的,便没一个不向他开口,连那柴米油盐,绸绢布疋,一应日用琐细物件,都作想到。方正华只要有在家里,就叫拿去。

    只有一个远客,是陕西人,叫张管师,从陕西到来,一住就是几年,只吃方正华口饭,再不告借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那张管师相貌生得清挺,谈锋又极雄奇,方正华也在众人里面,格外相待,与他结为弟兄。食则同桌,寝则同榻,十分优厚。

    那时方口禾尚幼,呼他做叔叔。张管师喜欢同方口禾玩耍,这方口禾也最爱张叔叔作伴。每日学堂里回来,就跟着张叔叔去玩。

    张管师和他掘开贴地砖来,搬运石子去埋在底下,仍把砖儿铺好,说是藏银子,哈哈的笑。五六进房子,尽被他两个埋了石子。

    众人都笑张管师老大年纪,还是这般孩子气,方口禾却特特喜他,比别个小伙伴,更加亲热。

    过了十来年,方正华家计渐渐消乏,这些朋友向他挪移,有些应手不来,要一干止得五百了,那班朋友也便散去了好些。却还坐定有十多人在家。

    方正华卖田卖地款待他们,欢呼畅饮,达旦连宵,依旧是向时光景。

    方口禾也渐渐长大,亦喜挥霍,学父亲另结一班小友。方正华道是像自己,再不禁遏。

    又过几时,方正华越发穷了,把身底下房子典与人家去住,在侧旁一所小些的屋内,倒也还算宽敞。那些散不尽的朋友,仍来骗酒骗饭。没多两天,把屋价又早用完。方正华生起病来,医药不效,竟就作古。可怜死下来,送终之费,一时无措。

    亏得张管师在自己囊中拿出银子来,替他们料理,又道他豪华了一世,死时偃蹇,须吃人笑话,便代他们开丧。生平曾有过一面的,尽皆送讣,十分厚款那些吊客。

    又寻一块葬地,择日出了殡,在坟上栽下好些树木,办得像模像样。柳氏和方口禾感激异常。家中事体不论大小,都禀命张叔叔,凭他处分。

    只见张管师每日从外面回来,袖子里袖着些砖头瓦片,到那没人住的空房子里去,抛在墙脚下,不晓得是什么意思。问他时只是嘻嘻的笑,不来回答,也不好再盘诘他,只由他便了。

    方口禾一日对张叔叔忧穷,张管师作色道:“你不省得铜钱银子来路艰难,只道如泥土一般,要就有的。不要说是此刻没有银子在手头,就有万万资财,入你手也易得尽的。做了个男子汉,只要自挣自立,忧穷来有什么用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也便不敢再说。那时方正华这些朋友,和方口禾的小朋友,都已散尽,只有张管师还在他家。一日也辞别了要回去。柳氏和方口禾留他不住。

    方口禾泣下道:“既是张叔叔定要回去,到了家中,略耽搁几日,可就回到这里来叙叙。”

    张管师应承了,骑上一匹驴子,飘然自去。张管师去后,方口禾和母亲在家,一日穷一日,衣珠首饰典当完了,又把那粗重家伙,拿出去卖来吃。不消几时,又都吃完。几个底下人,见主人这般窘急,早已雀儿般飞散。

    母子两个无可生发,思量再把现在住的房子出卖,却又没人家要。日日望张叔叔来替他们经理一番。不道张管师竟学了唐诗上一句道:黄鹤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列位,从来挣家事的人,与那用家事的相反。譬如一暑一寒,热便热到赤身裸体了,打扇也还嫌热;冷便冷到穿了重裘向火,也尚道冷。天时就是这般不齐,怪不得人的作为也迥然不同。论起会挣家业人来,就是方正华死后,也是大富之家,那里一穷就穷得别个穷人般干净。倘及时整顿一番,也自将就支持得住。

    怎奈他母子用惯的,打算是打算不惯的。便如石锤下水,一直沉到底了。

    却说方正华在日,曾与儿子定下头亲事,是河南怀庆府一个财主王元尚的女儿,唤做睦姑。后来那边闻方家穷了,王元尚和妻金氏,十分懊悔。方正华死了,送讣闻去,也不来吊。柳氏和儿子,还只道是他家因路程遥远的缘故。

    看看服也除了,却终不见来。当下母子两个,穷得衣食不周,柳氏只得和儿子商量,叫他到怀庆府去,只做定大婚之期,就叙述些现在情形,希冀那边照拂。

    方口禾领了母命,带些干粮在身边,牲口也雇不起,只是步行前去。不一日到了怀庆,问至王家,便央管门的人去通报。

    从来富贵人家,门上第一刁恶,他听方口禾通的姓名住居,也明知是主人的女婿,因见他身上衣衫,旧得晦气,脚上一双鞋子,从保定直步至怀庆,底都走薄了,几个脚指头,即日要夺围而出。且受风霜辛苦,弄得猴头鸟颈,十分丢不上眼,有些不屑替他通报。却还因不晓得家主意思,不好怠慢,即便进去禀知王元尚。

    王元尚忽然听得说女婿到来,心中骇异,呆了一呆,便问:“有多少人跟来?”管门的说是:“独自一个。”

    王元尚便问:“怎么打扮?”管门的把那褴褛光景,述与主人听了。

    只见王元尚眉头都皱,分付管门的:“你出去问他,为什么事故到来。”

    那班奴才,最会窥探主人意思打发的。走出来,也没什么称呼,说道:“员外问你,为着什么到来?”

    方口禾倒还好声好口的道:“管家,你领我去见了员外,当了面就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管门的板着脸道:“员外分付,先来问你,你却如何倒这般讲。”口里说,手里自去桌上茶壶内,斟出杯茶来。

    方口禾只道是请他,正要伸手去接,却见他取来自吃。方口禾这般怠慢,好生不乐。欲待说是来订婚期,自觉有些不像样;欲待不说,却又没得见丈人。徘徊了一会,没奈何,只得告道:“管家,我的来意,原不是在这里说的。但员外既先来问,我烦你代我入去禀白,此番只是来定吉期。”

    管门的也不答应,竟自走了进去,传这话与主人听。

    王元尚那时在里面,和金氏闲话。睦姑也坐在旁边。夫妻两个听了,都不开口。停了半晌,王元尚看着金氏对管门的道:“你再去对他说,叫他备了一千银子来,做准日礼,才好定得吉期。若是没有时,不必来认这门亲了。”

    管门的得了这几句,越发胆大,慢慢地走出来,也不去与方口禾打话,自向门首一条凳上,倒朝着外面坐了,看街坊上三四个小儿夺帽子玩耍。

    方口禾忍不住问道:“管家,你去员外跟前怎么说了?”

    管门的慢慢侧转头来道:“员外叫你拿一千银子来准日,没有时,不必认这门亲了。”说罢,仍回头去看那小儿玩耍。

    方口禾此时,心中气忿,不好就发出来,只得又告管门的道:“管家对你说,我家先前也曾富过来,只是现在穷了,拿不出,烦你再上复员外,不要作难,且放进去见一见也好。”

    管门的听说,恼起来道:“你这人忒不爽利。有银子自来准日,没银子两家撒开。有这般多缠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见他无状已极,待要发作,早又见里边打发管家婆出来,叮嘱管门的道:“里头分付你,那姓方的量来没银子,快赶出去,不要放在这里,装人家幌子。”

    管门的就把方口禾向门外一推道:“走你的清秋路,体来害我受气。”险些把方口禾推跌了一交。

    方口禾大怒,立住脚,思量要骂。忽转一念道:我只一人在此,倘被他家赶出些人来,越发要受辱了。便缩住了口。

    却又想着自己,本指望这里款留,只带得来的盘费。如今却怎地回去。不觉起风下了雨,出不出气变了苦,哀哀的哭将起来。那管门的把门关了不来睬。

    倒是对门一个顾妈妈,年纪六十多岁,丈夫亡过,儿子街上去做些小买卖未回来。一个人在家,听见他哭得凄惨,走过来劝,扯他去自己家中坐了,问是什么缘由。

    方口禾把远来探亲,王家这般相待,如今回去不得,细细告诉他听。

    顾妈妈十分怜悯,晓得他没有吃饭,便去打两张薄过来,与他充饥。又拿了件布衣服,去左近一个当铺里,典得一千个钱来,把与方口禾道:“不多一文,将就帮郎君做些盘费。那王元尚是极凶恶的,你便和他到官,也怕没得便宜。且回去再处罢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谢了顾妈妈,即便转身回到家中,把上项事告诉母亲。

    柳氏听了,泪流不止,又对方口禾道:“我想你父亲在日,那些朋友,都曾借我家银两。如今也有几家还得起的,你可去讨取些来度日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泣道:“母亲怎还看不破。他们一向相与我家,只是为着钱财。倘然孩儿今日峨冠博带,乘着高车驷马前去,就要借千把银子,也未必回头出来。如今穷得这个样儿,那个还来忆念旧日恩情。况父亲借出去的银子,都没有凭据,那里讨得动。”

    柳氏道:“虽然如此,难道竟关了门,受俄不成。你还是去讨看。倘或有几个良心好的,不忍看我娘儿两个饿死,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只得出了门,向父亲的朋友家去,只说告借。走了二十多天,远的近的,都已走遍,那里要得动半个老官板,十分气忿。

    却又想道:这班是我父亲朋友,和我隔一层。那我自己相与的,或者不是这般看冷眼。便又走向那小友人家告急。谁知说了钱就无缘,也都愁出一窠水来,没得赍发。正是:上山擒虎易,开口告人难。

    方口禾回到家中,告知母亲,心中苦切。娘儿两个哭了一场,从此息了这念头,只在家有一顿没一顿的苦度不题。

    且说王元尚夫妻,不放方口禾入门,回绝了出去,睦姑心中却晓得,道父母不是。王元尚要另与他出帖。

    睦姑泣下道:“方郎不是生下来就穷的,这也是孩儿的命。爹爹母亲既把孩儿许了他,孩儿便生也是方家人,死也是方家鬼。断不另嫁别人的。”

    王元尚不快道:“你还不晓得穷的苦,吃也没得吃,穿也没得穿。你是受用惯的,那里他家去过得惯,还要想他。”

    金氏也接口道:“他家那里还有什么丫头使女,粗粗细细,都要自己去,你如何来得?我和父亲是不舍得你。退了那头亲,你怎还执迷不悟。”

    睦姑道:“为人在世,若是贪了吃着,爱了安逸,不顾那道理,也还成什么人。爹爹母亲说爱孩儿,倒害孩儿哩。”说罢,呜呜咽咽的哭起来。

    王元尚夫妻又百般劝诱,睦姑只是不听。夫妻两个动了气,日日把女儿来骂。睦姑听凭爹娘骂,却全然不动。王元尚夫妻倒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过不多时,一夜,王元尚夫妻在睡梦里,听得响动,惊醒来,见是一伙强盗,明火执仗,打入房来。

    夫妻两个抖做一团,被一个强盗在床里拖出去,问银子那里。王元尚刚道得个“没”字,一盗将手中亮子在他嘴上一指道:“怎么没有?”早把满嘴胡须,放野火般烧得只剩些短根。夫妻两个着了急,指点出藏银子地方。那伙强人又在他家各处,搜索抢掠一空而去。

    王元尚等到天明,报了官,差快役去捉,却那里有捉处。王元尚家从此也穷了。

    光陰如箭,倏忽两年,越发穷得不堪。有个广东客人,在怀庆生意。闻得睦姑标致,肯出五十金买去做小。央媒来说。

    看官,那人情是最可怕的,王元尚才穷得,便有人发这般轻薄念头。就是做媒人的,也胆敢说出来,竟不防到打把掌。更可笑那王元尚,真个人贫志短,也就许诺。收了价银,不顾女儿肯否,约日便要送去。

    睦姑晓得了,连夜寻些窖煤,把粉脸涂得似鬼怪一般,乘着月色,出门逃走。心中要投保定去,却不认得路。平日间听得说在东边,瞎七瞎八,往东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天明,可怜腿都肿了,肚里饿起来,却没铜钱买吃,只得到村落里去化口吃了。问那保定的路又走。

    从此日里讨饭,夜间怕被污辱,扒到茂盛些的树上去,鸟雀般歇宿。把个娇嫩身躯,弄得遍体皮肉都在树上擦破了。

    在路三月,方才到了保定。问到方家,直闯进去。柳氏母子看见,只道是乞丐,又涂得脸来怕人,柳氏便嚷道:“你这乞婆,眼又不瞎,怎么直撞入内来。”

    睦姑哭道:“妾非化子,妾父亲就是王元尚。因爹娘要把妾改嫁,从怀庆逃来的。”

    母子两个吃了一惊,柳氏便挽住睦姑手,泣下道:“儿,你缘何弄得这般样子?”

    睦姑一头哭,一头诉说路上辛苦情景,柳氏母子陪他也哭。柳氏就去取水来与他洗脸,又梳了头。只见面开秋月,鬓压乌云,竟是一位绝色佳人。

    母子两个看了大喜。柳氏便叫儿子,去央人选个日,将就与他们完了姻。

    家中十分穷苦,一日只吃得一顿,柳氏对睦始下泪道:“我娘儿两个,是应该受这苦的。只是负了好媳妇,却叫我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睦姑含笑安慰道:“婆婆不要这般说。媳妇在乞丐里头,尝过那些苦况,今日看起来,同样一个穷,也就是天堂地狱般分别。”柳氏听说,不觉挂着两行眼泪,笑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柳氏因养下的一只鸡,晚来不肯上宿,自己去捉它。那鸡见人走过去,乱扑的逃,逃到了那没人住几间空闲房子里去。

    那院子里的草,齐着肩头般长。柳氏从那乱蓬松里,分开条路赶去,那鸡伏在墙脚下。

    柳氏走过去拿它,绊着块砖儿,险些跌了一交,心中转道:这还是张叔叔抛下的,没人少力,怎地畚了出去方好。

    便拾起那块来,要丢他院子里去。却觉捏在手里,有些异样,打一看时竟像五两来重锭银子。老眼昏花,又是天色将黑下来,认不清楚,鸡也不捉了,急拿到那边屋里去,与儿子、媳妇看。果是银子,各各嗟异。

    方口禾便取了个火,和母亲、妻子,再到那空闲房子里去。却见张管师袖回来那些砖头瓦片,都是银子,摊在壁脚下。

    大家惊喜,连夜搬运到那边房子内,检点一番,约有万余金。

    方口禾对母亲道:“孩儿想张叔叔定然是个仙人,怕我们前日还是富翁心性,钱财到手,容易得完,把来做砖瓦,如今才现出真形来。只可惜不能够再见他一面。”

    柳氏也道:“仙人现过些形迹,被人家觉着了,只怕难得再来。”

    母子两个嗟叹了一回,方口禾又想起五六岁时,和张叔叔在旧时住的大房子里,埋下那些石子,不要都是银子。那房子到手,五千银子典出。便备了原价,即行取赎。

    那家因搬入这屋里来,人口连年不太平,也吧不得方家赎了去。

    方口禾同母亲、妻子一到旧房子内,便去看那埋下的东西。见几块碎砖底下,仍然是一颗颗石子,那里有些银屑儿,心中懊悔。自己埋怨道:“我原太贪心了。有了一万多银子,不到得饿死就罢了,又发起这大想头来,倒先将半把赎了没花息的货,岂不可惜。”

    当日天晚,即便丢手。过了一夜,心还不死,再去掘那不碎的贴地砖来看,却见一锭锭都是雪白银子。掘遍了那埋石子的几进屋,约有几百万两。比方正华全盛时,倒又富了几倍。

    柳氏和小夫妻两个,快活得来乐开了嘴合不拢,睡梦里也几遍笑醒来。当下便去回赎了卖出的田地,又买好些男童女婢,收拾得房子也十分齐整,竟端然是大富翁家的规模了。

    那向时方正华的朋友,和方口禾自己结交的小友,都不晓得他家何富得这般快,还只道一向是诈穷,来试人家的,倒懊悔前番与他们借贷,一文不破得,被他看轻了。又想道:他和父亲一般慷慨,器量大的人,只怕未必来记恨。便渐渐的都上门来,要温旧好。

    方口禾却预先分付管门的,只说自己不在家,一概回绝了去。方口禾发起个愤来道:“我若再不自挣自立,出些前程来,可不负了我张叔叔么。”

    便刻苦读起书来。他质地原是聪明的,不上一年,早已大通。宗师到来,先入了泮,明年正逢大比,又中了举人。榜后也不回家,直用功到会试,竟成进士。殿试后点入翰林,衣锦还乡,好不荣耀。

    那班朋友,前番登门不见,说不在家,明知其故,自觉无颜,也便息了念头。如今见他富而又贵,越发要亲热他,都备了些礼物来与他贺喜。

    方口禾不好又拒绝他们,只得一一都出来会。众人见他仍旧和颜悦色的接陪,都道前番说不在家是真的,并非怀恨他们,便越发掇婰放屁,做出许多殷勤。从早上到来,直至日中,还不肯去,要想他的饭吃。

    方口禾竟不分付把出来,众人都像张姑娘送亲般,忍着饿回去。方口禾随即将送来礼物,叫人分头去璧还,一些也不受。

    到了明日,下帖请他们吃酒,自己不出来,只说身子不快,却叫众人自饮。那班人好不识气,到下一日,又上门来,要去房中问病。

    方口禾十分厌憎,分付家人回答道:“昨日原没甚病,只因怕烦不出来,现今在里面吃饭,吃完了就出来。请各位宽坐。”

    众人等到天晚,却仍不见面,才省得是怪他们,今后不受骗的了。一场扫兴而回,从此也不好再上门。

    方口禾对母亲笑道:“孩儿只道父亲和孩儿呆,一向不识得这班是小人;不想这班人越发呆,直等待慢得够了,方才不再来缠。”

    当下方口禾备了一千银子,跟着十来个家人,亲自到怀庆府去,酬谢资助他盘费的顾妈妈。

    不一日,到了那里。那顾妈妈住的,只一间低小草房。方口禾穿着华衣阔服走入去,顾妈妈一时如何认得出。只道遭了什么横祸,官府来家。吓得战战兢兢,要跪下去磕头。

    方口禾连忙挽住道:“妈妈不认得我么?我今番特来谢伯母,怎么你倒行起这礼来。”

    顾妈妈方才省得是方口禾,见他这般体面了,倒也喜得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    方口禾便拉他去同坐在那土坑上,谢他前日的慷慨,告诉他如今怎样富贵了,便叫家人拿过银子来与他顾妈妈,真个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当下街坊上人见一位官长,走到这老婆子破屋里去,门外列着许多仆从,人喊马嘶,不知道是什么事情,都围扰来看。

    那时王元尚夫妻,因亡失了女儿,广东客人来追身价,已经用去大半,受逼不过,卖去身底下房子,才得还清,只得来缩在两间临街小屋内。见对门那般热闹,也走过去观看。

    闻说是旧时女婿,前年到此,亏这妈妈慷慨周济,如今富贵了来谢。羞得头也抬不起,连忙回去,闭上了门。

    顾妈妈去街上打了酒,又买些肴馔,来款待方口禾。方口禾就拉他同桌子吃。顾妈妈说起王家,现在怎样穷苦,那女儿倒是贤慧的,不肯依爹娘改嫁,可惜不晓得逃避到那里去了。

    方口禾颠着头不开口。顾妈妈又问方口禾:“如今可曾娶么?”方口禾答他道:“已经娶过了。”

    吃完了酒,方口禾拉他同到保定去,看家中新奶奶。顾妈妈答称路远,家中走不出。方口禾必竟要他去,顾妈妈只得央人街上去寻儿子回来,嘱咐了几句说话,便同方口禾动身。

    方口禾分付,叫乘轿子,抬了妈妈,自己和家人骑着马,一同往保定来。

    柳氏见,好生欢喜。方口禾就叫丫鬟们:“去请奶奶出来。”

    没多时,众丫鬟簇拥了奶奶出来。珠围翠绕,犹如仙子一般。顾妈妈与睦姑照了面,大家都吃一惊。

    睦姑晓得他和丈夫同来,便问他爹娘近况。顾妈妈一一叙述,睦姑不住的滚下泪来。睦姑也把自己保定来的事,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顾妈妈对方口禾道:“老爷可不早说,待老身王家去通了个信,也叫放心。”方口禾只是笑。

    当下留顾妈妈住了几日,款待得十分厚。又替他彻里彻外制了新衣服,打发家人送他回去。

    顾妈妈到了家,脚头也不曾立定,倒到王家去报新闻。先见了王元尚道:“恭喜你家令爱姑娘有下落了。”

    王元尚忙问:“在那里?”顾妈妈便将保定去的话说一遍。金氏在房里也赶出来听,都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顾妈妈又述他女儿怎样记挂,道:“你两口这般穷苦,何不投奔到那边去。”王元尚皱皱眉头不响,埋怨起金氏来道:“先前我不放女婿进门,也是看你意思,都是你害了我。如今怎地去上门。”

    金氏不服道:“这都是你的主见,我只是不曾阻挡得你,如何归罪起我来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你道我不是,我道你不好,争论个不住。顾妈妈劝了几句不听,自回家去。

    又过几时,夫妻两个受不过饥寒,王元尚没奈何,只得怀了些干粮,也像方口禾当日两只脚做了车马,投保定来。

    将近门首,只见竖着几枝旗竿,风宪衙门般规模。门前停着轿马,硬牌旗伞,摆有箭把路远。执事人役,齐斩斩的伺候着。却是保定府太爷在里头拜望。

    王元尚不敢就撞过去,在街上徘徊了一会。看见里面送客出来,那府太爷上了轿,开道去了,方才慢慢的走近去。

    却又见那管门的二爷,挺起胸脯,立出在门房口。那张不二价面孔,见了怕人。王元尚不敢去和他打话,只远远地立着探望。

    等了一回,见管门的不在门首了,却走出个六十来岁的老妈妈来。

    王元尚走过去,叫声:“妈妈。”低声上前道了姓名,说从怀庆来,要妈妈悄悄地通知里头女儿。

    妈妈答应了进去。停了一回,又走出来。四下里打了望,看见没人,做个手势,招王元尚进去。

    王元尚跟了老妈妈,走到两间僻静房子内,妈妈道:“奶奶晓得员外来,十分快活。叫老身来问员外,几时到的?肚里想必受饥了。安人在家可好么?奶奶原要请员外里头去相见,却怕老爷得知,叫老身领到这里。奶奶得些空儿,便自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王元尚道:“烦你去对奶奶说,我是早上到来的。安人在家,也还算健,只是近来越发穷了,没得用度。我放心不下奶奶。特地来看看。有小东西拿些出来,也好将就充饥了。”

    老妈妈进去了,又停一回,拿出一壶酒,一碗肉,一盘鸡来,请王元尚吃。又去拿出条被来,安顿王元尚睡。把五两银子放在桌上道:“天色晚了,老爷在房里吃酒,奶奶走不脱身,不能够来会员外。这几两银子送员外做盘费。奶奶叮嘱老身,对员外说,明日须得绝早回去,不要令老爷晓得方好。”

    王元尚吃完了酒,又拿饭来也吃了。老妈妈收拾了杯盘进去。王元尚也藏好了五两头,开铺自睡。

    看官,难道睦姑怎就没一些工夫见他父亲?几百万富的财主家,却只拿得出五两银子?原来方口禾自从打发顾妈妈去后,晓得王元尚夫妻,早晚定然悄悄地来。怕睦姑私下赍发他银子,是极不甘心的。这几时把睦姑管得寸步不离,钱财也没得他经手,因此不能出来相会,只拿得五两银子与父亲。

    次日清早,王元尚起来,便要回去。走到外面,见墙门下着锁,还未曾开,只得立在那里等。

    忽听见里面好些脚步响,打头几个家人喝道:“老爷出来了,你这人快站开。”急得王元尚连忙躲避。

    却早被方口禾瞧见。问是什么人?家人都回答不出。方口禾怒道:“必定是个白闯!门也未开,怎地进来的?快些拿下,送到衙门里去。”

    众家人一齐答应,虎狼般赶过来,把他背剪了,缚在柱上。王元尚又羞又怕,出声不得。

    幸亏昨日那老妈妈也走出来见了,连忙过去,跪在方口禾面前,低着声,不知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方口禾把嘴一努,众人使来放了绑。老妈妈送他出门道:“奶奶还有话说,因此着老身出来。昨夜不曾叮嘱得管门的,倒害员外吃了这一惊。奶奶说:若是想念时,可令老安人假扮了卖花的,和顾妈妈一同来。”

    王元尚答应了,自回怀庆。归到家中,把那受的惊恐,述与金氏听。金氏道:“据你这般说,我女儿今生不能再会的了。”不觉纷纷的坠下泪来。

    王元尚听他说得伤心,也泣下道:“你倒还去会得,我便要老死去见他的了。”

    金氏道:“却是为何呢?”王元尚便又把临行出门老妈妈出来的话,说与他知道。金氏大喜,立刻去寻顾妈妈,要和他保定去。

    却说顾妈妈有了那一千银子,另寻下所整齐房子,与儿子定了一头亲,正要料理他完姻,那里有工夫出远。况旦慷慨的人,七八有些气骨。他只费得一千铜钱,几张薄饼,却换了一千白银,又迎他保定去,厚款了好几天,做与他簇绽的一身新衣,也报他得够了。只管到那边去,可不被方家道他贪而无厌么。

    顾妈妈心里是这般,也不过要再返几时才好去。当不起那金氏日日到他家来,哭哭笑笑的缠。顾妈妈没奈何,只得就同他去。

    金氏那里有路费,丈夫拿回五两头,路上用了些,到家买买柴米,早已空空如也。倒是顾妈妈拿出己财来,请了他去。

    顾妈妈路上怨道:“我家中有好些事务,你却追我去讨人家惹厌,你女儿又不是今生今世不得见的了,这般性急。若是被广东客人买了回去时,也赶到广东去看看不成?”

    金氏赔笑道:“妈妈怪你不得,原是我拖你去的不好。我只牢记你的好处就是了。”两个到了保定,顾妈妈引路投方家来。

    那时正是隆冬天气,金氏身上,穿着一领旧绸夹套子,被朔风吹得来寒抖抖。背个竹笼,扮做卖花婆子,跟顾妈妈入去。

    一连走进十几重门,才到睦姑房中。见睦姑穿着狐狸皮袄,袖了手坐。面前烧一炉木炭,满屋却是暖烘烘的,轻嗽一声,大丫鬟、小丫鬟奔将进来,立满侧旁伺候。

    母女两个相见了,众人面前,不好说得什么,只大家含着眼泪。住下五六日,睦姑怜他在家咬菜根,只拣好的东西与他吃。

    金氏见无人在面前,便挂着眼泪,自己埋怨自己的不是。

    睦姑道:“我母女是天性,就有什么不是,那有不忘记的。只是女婿心中怀恨,再劝解他不来。”

    睦姑也时常打发了众人,和他母亲讲些家常话。只要听见外房靴声响,方口禾进来,金氏便连忙去躲。

    那方口禾听见说顾妈妈引一个卖花婆子来,原有些疑心。又听见丫鬟们伙里猜详说是为什么奶奶见了那卖花的,大家眼眶子里含两包泪。方口禾心中明知是金氏,只作不晓得。

    一日轻轻儿走到房里去,金氏正与女儿并肩坐了讲话,躲闪不及。

    被方口禾见了骂道:“那里来这野蛮,全没半点规矩!奶奶是什么人,你是什么人?却和奶奶同坐起来。这样辨不透的,待我叫人来,剥去那张脸皮便好!”金氏吓得立起在旁,瑟瑟的抖。顾妈妈也在房内,忙开言劝道:“老爷息怒。这是老身作伴回来卖花的李嫂。看老身薄面,饶恕了罢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道:“原来如此,我不晓得,倒觉妈妈面上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便坐下,对顾妈妈道:“妈妈来了好几日,我忙了些,竟未曾来和妈妈扳谈。王家两个老畜生近来怎样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顾妈妈笑起来道:“老爷怎这般说。他夫妻两口,倒都还老健,只是穷不过。老爷如今大富大贵了,应得照顾丈人丈母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道:“妈妈你是旁人,那晓我的恨处。我那年若不是妈妈,一定流落他方,还要饿死。可恨那两个老畜生,一味欺贫,全没半毫情分。你不要说什么照顾,我便剥他的皮,还嫌迟哩。”

    说到刻毒处,把脚在地上乱顿,口内千畜生万畜生的骂。

    睦姑听不过,怨起来道:“就是他两个不是,也是我的父母。我远远到来,可怜身上皮肉,没一处不破损。自己寻思,也不曾亏负方家,怎么对了做儿女的骂父母,好叫人难当。”

    方口禾方才住骂,气忿忿走出房门去了。看金氏时,羞耻得来呆神相似,便辞别女儿要回去。

    睦姑因没得钱财经手,只搜索旧时存下的些散碎银子,约有四十多两,都把与他母亲。对丈夫说了,差人送两个回怀庆去。

    日月如梭,不觉又是半年。睦姑在家,不晓得父母信息,十分挂念。劝丈夫去接取岳父母来,方口禾只是摇头不肯。

    睦姑又怨道:“你这人也太过当了。先前我爹爹到来,可怜怕你晓得,我竟不曾出见,谁知倒被你见了,叫人缚在外面柱下,受那场羞辱。在后我母亲扮做卖花的,前来看我,你酒后说出来,道明晓得是我母亲,故意当着面痛骂那一场,可不是我母亲又受你羞辱尽了。可怎么还平不得这口气,叫我做女儿的,好不心中难过。”说罢,哀哀的哭起来。

    方口禾不得已,便差几个家人到怀庆去,迎丈人丈母。过了几时,接得王元尚夫妻到来。见了女婿,都抱着羞惭,低了头不起。

    方口禾先讲道:“旧岁远蒙光降,因不晓得,竟十分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夫妻两个也只是含糊答应了一声,没什么别的话讲。方口禾因睦姑说不过,替他夫妻做了几套衣服。日常供给两个饮食,也是睦姑分付出来,叫众人办得丰盛些。

    留在家上,住了一个多月,王元尚夫妻终觉不安,告辞了要回去。方口禾与睦姑留不住,只得赠些银两,差人送他归家。

    后来睦始日日劝丈夫,不要记那旧怨,方口禾也渐渐气平了,时常遣人拿银子去与岳父母。

    方口禾虽点翰林,他在家受享好了,竟不去做官,却也何尝不是官。

    这多亏那神仙来做门客,不但使他贫而复富,又兼激他<img src="image/jianjpg">而致贵,可不胜似冯谖几倍么。

    诗曰:挥霍诚然意气豪,独嗟财尽尽相抛。

    暑能默运淮南术,从此春来发旧苗——wwwcom</td>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<tr>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