\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七十六回顽梗既除八方向化
    话说高进忠等四人由福建动身,在路行程约有半月光景。这日已到广东,当即上院卸了行囊,即与鲍龙、洪福三人进内禀到销差。曾必忠一闻他们回来,随即传见他三人。见礼已毕,高进忠先将福建总督的移文书信取出来,呈递上去。曾必忠看了一遍,大喜,因又将大破少林寺的细情向高进忠备细问了一遍,高进忠也细细禀告。曾必忠又道:“难得诸位建此大功,为民除害,本部院自当具奏请奖便了。”鲍龙当下说道:“蒙大人的恩典,总兵虽未面奉禀旨前来协助,去破少林寺,但既陈、刘两位中堂的钩命,此时事已办毕,也当及早回京销差,求大人示下何日动身,俾总兵等遵行便了。”曾必忠道:“你们二位请稍待两日,本部院拟将奏章修好,不派折差进京,就请你二位敬谨带去,也不过三五日便可修成,那时本院再招呼你们两位便了。”当下鲍龙、洪福也就唯唯退下,即住在抚辕,听候回京。方魁自然回家,不必细说。

    那胡惠干的儿了胡继祖,现在闻知至善禅师已为白眉道人杀死,又大破了少林寺,他那片报仇的心就不作此想。广东省垣内的人民闻知由白眉道人大破了少林寺,杀死至善禅师等人,无不欢呼载道,皆以为从此除了天下之害。惟有白安福及机房中人更加喜悦,大家又集资恭送抚台匾额,并厚赠鲍龙、洪福、高进忠三人。方魁的酬劳较鲍龙等更加一倍。过两日,曾必忠的奏章业已修好,这日传出话来,着鲍龙、洪福次日动身回京。鲍龙、洪福得了这个消息,即日便进去禀辞。曾必忠也就传见,相见之下,曾必忠先奖赏了一番,然后取出两封书来,交与鲍龙,道:“你回至京中,可将这两封书分投陈中堂及刘中堂。这书内皆是说你们的功劳,请他二位在圣上面前保举的。”鲍龙将书信收好,曾必忠就摆设香案,拜发奏章,也教鲍龙敬谨驰递。鲍龙当即收好表章,复又与洪福谢了曾必忠保奏之恩,然后告辞出去。到了次日一早,即出了辕门,高进忠等亦情殷送别,彼此难不免有些依依惜别之情,只得一揖而别。

    鲍龙、洪福即刻上马,直往北京进发。在路行程非止一日。这日已驰抵到。先探听圣天子曾否回銮。恰好圣天子自从重游平山堂之后,取道淮安,到了济宁,就舍船登陆,与周日青缓缓而行,在路上遇有名胜之地及民间的疾苦,无不游玩,真如古者天子巡狞的规模,但不过微服巡幸,与銮舆莅止不同。一路行来,走了有一个多月,已安抵京中。在京文武诸臣闻得圣驾已回,自然出郊跪接,恭请行安。诸臣见了圣颜,虽南巡日久,并无风尘之色。文武诸臣私心窃喜,莫不颂圣天子福德齐天。圣天子见诸臣恪恭将事,也是喜动圣颜。当下回宫以后,次日早朝,文武百官三呼已毕,圣天子垂询诸臣各事。当下陈宏谋、刘镛将广东巡抚曾必忠奏请派人协破福建少林寺,并在先已有高进忠将胡惠干杀死各节,因即着令鲍龙、洪福二人前去的话,奏了一遍。圣天子大喜,因问道:“近来曾接到福建广东两省督抚奏章,不知福建少林寺曾否破去,朕心甚念。”陈宏谋、刘镛又奏道:“臣等一经接到该督抚奏章,自当敬谨恭呈御览,以舒廑念。”圣天子退朝,在官朝退。恰好次日内阁即接到福建总督的奏折,陈宏谋、刘镛当即呈送内殿,恭请圣览。圣天子将来折看了一遍,知少林寺至善和尚及方世玉等人均由白眉道人、五枚大师、冯道德等格杀殆尽,并知此次鲍龙、洪福、高进忠等人不避艰险,异常出力。圣天子看罢,当即着令陈宏谋先在军机处存记,候接到广东巡抚表章,究竟高进忠如何出力,再行奖赏。陈宏谋退下。

    隔了有十日光景,鲍龙、洪福业已到京。当下鲍龙、洪福闻知圣天子已经回京,即日就到内阁,先递了表章,然后去见陈宏谋、刘镛两位大臣,又将曾必忠的书信取出传进,当下即蒙传见。鲍龙、洪福随即进见。行礼已毕,又谢了提拔之恩,站立一旁,禀道:“总兵等蒙中堂提拔,前往广东协助高进忠等,去到福建,同破少林寺,捉拿至善和尚,现已一律破灭。此次白眉道人、五枚大师及冯道德、马雄、高进忠等人,尤为出力,总兵等不过聊为帮助,并无微劳,乃蒙广东巡抚曾大人逾格保奏,请旨奖赏,总兵等实无微劳,不敢妄邀圣恩,还求中堂钩鉴。陈宏谋、刘镛道:“曾大人这信上甚夸你们功劳卓着,本阁亦甚可喜,想他的奏章上定然也是如此保举。你们既有此功劳,圣上自然要破格奖励的,你们也不必过于谦让,悉候圣意便了。”鲍龙、洪福当即又复叩谢,这才退出。

    次日早朝,陈宏谋、刘镛即将曾必忠的奏折呈递上去。圣天子便在龙案上展开一看,见上面皆是奏称高进忠捉拿胡惠干、三德如何勇猛,如何出力,以后破了少林寺,高进忠又如何出力,及白眉道人等,以及鲍龙、洪福皆是勇猛可喜,不畏艰险,与寻常出力不同。圣天子看罢大喜,当即说道:“高进忠等既如此出力,破除囚徒,朕心甚喜,另有旨奖赏。”当下退朝,百官朝散。

    后来高进忠用了总兵,并赏给吧国鲁勇号;鲍龙赏给记名提督,洪福也赏给副将,马雄、方魁均赏给都司,福建、广东西省督抚亦加一级。陈宏谋、刘镛均赏大学士,周日青亦赏给一等御前侍卫大臣。从此,君民一德,朝野同心,真个是一人劳而天下享其安,一人忧而天下享其乐。以致穆清交泰,一道同风。万邦蒙乐利之休,四海仰升平之福。于是,蛮夷入贡,万国来朝,使天下之人爱之如父母,仰之如日月,敬之如神明,畏之如雷霆,此其所以穆穆皇皇,巍巍荡荡,垂亿万年有道之宏基,而且德并唐虞,道隆文武。朝有股肱良弼,野无化外顽民,攘攘而来,熙熙而往,真个是天下一家,中国一人,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。《书》有云:“一人有庆,兆民赖之。”此言真不虚矣!因作诗以颂之。

    诗曰:

    天子当阳抚万邦,一人有庆兆民康。

    君推文武雍熙盛,臣迈夔龙佐弼良。

    四海胥安歌帝德,九重高拱仰垂裳。

    钦哉万寿无疆业,喜气赓歌拜手扬。wwwcom</td>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<tr>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