\
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回八仙过海海面起战祸
    却说龙王两个孙子摩昂、摩闰,因和蓝、何二仙争抢花篮,被二仙飞剑斩死。带去的几名夜叉身受重伤,逃回龙宫,见了龙王夫妇,哭诉其事。龙王、龙后得报,大叫一声:“气死我也!”便命发起近海神兵一万,龙王亲自率领,前来追袭二仙。

    二仙杀了摩昂兄弟,才知二人是龙王之子,赶紧回报众仙。铁拐、钟离和纯阳三仙听了,大惊道:“二仙此祸闯得不小,龙王夫妇生了四子四孙,如今被你们杀了两个孙儿,他俩岂肯甘休。”二仙道:“祸是他们自己先闯出来的,难道我们丢了东西,还不该找吗?”众仙听了,说:“话虽如此,但龙王夫妇不易对付,况且我们几位当中,还有与他交谊很好的哩!见面之时,岂不太难为情?”二仙都道:“看他们来势如何?要是大家讲理,我俩可认个失手伤人之罪。委实我们也真个不知这两人是龙王的孙子,我们懊悔也来不及了。但他们既是这般好出身,为什么做出这等事情来?再则,他们若说明自己的来历,凭我们怎样不忍,也得回来和各位商量一个办法,再定对付之计,这场祸事也不致闯出来了。可把这层意思对龙王说了,看他可能放过我们。万一他不问事由,前来厮杀,那么我们也断无束手受擒之理,只索打过一阵,且看胜负如何,再作道理。众位以为何如?”

    此时吕、李、钟三仙已知此事因果如此,数有前定,龙王夫妻应该遭劫,便也不去责备二仙,但道:“平和夫妇都是性刚心烈的硬货,眼见爱子被杀,岂肯和平了结。这事须得预备一场大厮杀。二位也可放心,我们既是同道之人,自当共同福祸,决无叫你们独负责任之理。”二仙大喜称谢。

    一言未了,只见海波汹涌,金光灿烂。一霎时间,涌出千军万马。龙王平和带同部下骁将,怒气冲天,杀奔半空中来。众仙忙推铁拐上前,和他答话。铁拐见了龙王,举手为礼。龙王一见铁拐等人,其中却有一半相识,而且多得过自己的好处,不觉怒火中烧,指着铁拐先生喝道:“原来是你们这帮东西,伤我两个爱孙。你们既然是我的老朋友,我也没薄待了你们。如今路过我的地界,不说下海来看望看望老友,反在海中逞凶,将我二孙杀死。这口恨气,怎生消得?如今长话短说,限你们一刻时间,速将行凶男女献出,听凭寡人处分,万事休提,让你们平安过境。若有一字支吾,哼哼,休说你们这几个不成气候的东西,哪怕再来百万天兵。我夫妇也曾双闹天庭,并不曾丢什么脸给人看,何况你们这几个奴才。”

    铁拐先生听他不讲道理,一味地蛮骂,不觉笑起来道:“别了几千年,原来你这老龙,还是这等夯脾气么?唉,我倒是可怜你安享王位,占尽厚福,到头来不免一场浩劫。还想替你计算计算,怎样可以逃过此劫,回去再作几年龙王。不料气数已满,真是无可如何。瞧你这咆哮的样子,哪里还像个龙王的身份。听你这等无赖的话,简直连妖兽都不如。亏你为上帝大臣,爵封王位,不思戴德报恩,还敢夸称大闹天庭的蛮横手段。可知天下事有因有果。种什么因,得什么果。天理昭昭,丝毫不爽。你以为大闹天庭,上帝不加惩治,反而优赐爵位,以为天上天下,再没有哪位和你一样本领?殊不知这等都是大数注定。该你立这番治海之功,上帝之尊,不能违逆定数,所以一直宽宥至今。但是大闹天宫一案,无论如何,总不得毫无报应。贫道已替你算定,眼前正是你该受报应之时。这等报应,也正如你从前该为龙王一样的道理。以前的不能不赐你为王,犹之今日之不能不显个报应。贫道等因和你都是夙有世谊,所以大家商议,推贫道出面和你共同商量,怎样可度过这层关口?即使不能逃出惨劫,也许可以稍稍挽回一二,免得阖族同归于尽,不料你一见贫道,就肆口诋毁,甚至还拿从前种下恶果的原因,来相压制。可见你的大数已满,真是一点不能勉强的事情。倒可惜我一片好心,完全丢在你的大海中去,一点影子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这阵笑骂,可说是龙王有生以来未曾受过的奇耻大辱。但听他狂吼一声,率领兵将,掩杀前来。八仙也各掣兵器,四面迎敌。这一场,直杀得天地都为之变色,日月都不免隐藏,从午后杀到黄昏,龙王口吐夜明珠悬挂中天,照得比白天还亮,再行上前恶战。八仙中吕纯阳也取出一粒珠子,举在手中,不过黄豆大小,向上一丢,忽地放万丈光明,比夜明珠更大更亮,倒弄得夜明珠黯然失色起来。吕祖笑道:“兀那孽龙,如今大家黑夜交战,我们可犯不着借你的光。瞧我这法宝,比你那龙丹何如?”

    谁知龙王那边的兵将,本来已被八仙兵器法宝斗得头昏脑裂。此时被吕祖的珠光一照,一个个眼花缭乱,反而对面不能相见,却被李铁拐揭开葫芦,呼呼地几阵风响,一起>吸>入葫芦之中。海面之上,便只剩龙王一身,只得化出原形,大啸一声,张开其大无比的龙口,向着八仙就吞。钟离笑道:“这是我从前杀蛟的老玩意儿,也把身子一长,长得比龙身更厉害,一手拖住龙髯,拼命地拔,拔得老龙满头是血。随后众仙一齐赶上,一个个把身子变得极长极大,向着龙身攒击。龙王正在为难,幸得龙后得知龙王被围的消息,发倾海之兵,自己和两位王子督领着,赶来助战。此时天色已经大亮。吕祖先把自己的宝珠收回。龙王也想收回夜明珠,谁知这珠好似儿子跟随父母一般,只随着吕祖的宝珠飞跑过去。龙后一见,慌忙腾空来追,但听轰的一声,大小两珠,俱入吕祖掌中。龙王失去明珠,便似三魂少去一魂,一时神智模糊。又被钟离骑下的猛虎咬伤颈项,大败而逃。钟离追入海中。龙王只得变条小小的泥鳅,逃入水晶宫里。

    谁知采和、湘子二仙趁他们大战之时,早已潜入龙宫,将宫中大门打碎,正在四处放火,烧他的宫殿。龙王前进不能,后退不得。他是心刚气硬的人,如何受得这顿挫辱?不禁大啸一声,以首触宫,头碎脑裂,死于非命。采和、湘子烧了几间宫殿,也便退回海面,再助铁拐等共御龙后。此时四海龙王敖广弟兄,听得父王有难,各率所部神兵赶来助战。敖广是龙王的长子。他的计策最广,法术最高。当他带兵前来,已和三兄弟说好,各人把所辖的海水携来一半,等得交战剧烈之时,各人把带来的水量放出,将八位天仙都浸在洪波巨浪之中。但见水连天,天连水,天水之间,宛如一道硕大无比的瀑布。八仙虽然都有避水之术,但在水中作战,却不如他们便利。

    当下八仙都咬牙切齿,大怒起来。一个个腾入更上一层的天空,回顾下界,只见龙后和几个儿孙,正在那里耀武扬威,推波逐浪地寻找敌人。八仙相对叹息道:“孽龙劫报已到,还敢如此作威。这一下子,不知又要淹死多少人畜,冲没多少庐舍田地哩。”吕祖便道:“这厮既然如此不仁,我们奉上帝诏旨,巡游三界,为民除害,也顾不得什么利害,只好用推土掩水之法,将这大海填平,方好收伏此等孽畜了。”众仙问:“哪里去找这许多泥土?”吕祖笑指泰山说道:“可把此山移入海中,便不能填平此海,至少可把那几个孽畜,埋在里边。”众仙鼓掌称好。吕仙便施出移山之法,伸手向泰山一撮,把全部泰山撮在手中,顺便向龙后等所在的海中,劈空压下。可怜龙后和几个王子王孙,许多虾兵蟹将,一起压在里面,死于非命。后来泰山虽移回原处,而剩下的泥土已不在少,存积海中,成为一批小岛。那地方原有几个岛屿,地势极低,也因此等泥土掩了上去,顿成许多高地,连着新成之岛。后人传说,即是如今的琉球群岛。是否的确,因彼处海岛甚多,却也不能指定了。这是闲话。

    现在本书已要结束,不更多说。专说龙族之中遭此浩劫,只剩敖广一身逃出性命,前至玉帝前泣诉去了。八仙仍把泰山收回,安置原处。按古人书中,曾说登泰山而小天下。可见古时泰山之高,可称天下第一高山。但在今日,稍明地理学者,都知道泰山并不算得十分高峻。不说世界之上,就论中国境内,比泰山更高的,也是很多很多。并非古人坐井观天,胡说瞎道,实因八仙撮山塞海,到了收回泰山之时,不免将泥土狼藉了许多,剩在海中。上文所说成为一批岛屿,要知这些岛屿,皆是泰山之土分裂出来。所以自从八仙过海之后,泰山便低了许多。这就是古今泰山不同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八仙办完了屠龙之事,方才一齐同到瑶池祝寿。此时玉帝和几位仙祖都已先到。八仙面奏屠龙一节。玉帝最为仁厚,不念人家旧恶,这时早把二龙前罪忘得干干净净。闻奏之后,圣心颇为不悦,似责八仙不应擅动干戈,诛戮有职仙员。当有元始老君率同大弟子火龙、缥缈二真人,说明二龙大闹天宫和截断地脉二事,应得果报。当年上帝求贤为辅,原从此事而起。今龙族果遭惨劫于八仙之手,此皆前定之数,不足责也。

    玉帝恍然大悟,因道:“二龙虽然有前罪,然治水之时不无功绩。以后治海多年,也无何种过举。如今遭此惨报,虽属咎由自取,数难幸免,朕心究有未安。”又着火龙、缥缈两真人,仍将二龙并其子孙,一概度转人生,降生凡世良善富贵人家。平和长子敖广既已脱难,闻他才多智广,颇有道法,况且治海多年,颇有阅历,即令继承乃父之职,以报伊父母多年效力之功,以示刑赏维均之至意。

    众仙祖和王母等听了,无不称颂圣德。接着敖广从灵霄宝殿赶到瑶池,叩见玉帝,哭奏冤苦。玉帝慰谕一番,并将此事因果谕知。旋复宣布种种德意。敖广又悲又感,叩谢圣恩。玉帝又叫八仙和他相见,仍派火龙、缥缈二真人,再为解说种种因果之理。叫双方不得再行仇视,如有不遵,治以天条应得之罪。八仙和敖广同诣玉帝、王母和各仙祖前叩谢。

    自此天庭安宴,海宇澄清。天府既无事可记,本书也就此完结。wwwcom</td>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<tr>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