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62全文终
    “我一直以为,一个人如果自己没做错事,就能永远理直气壮…”季然还是一贯的那种不在乎的表情:“可现在我却欠了你们很多!我姐姐对不起你们,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我…”她停顿了一下,接着说:“我不喜欢欠人东西,嫣姐没了贞操,那是女人最宝贵的东西,我补偿不了,可我却能还你们一个处女!”说完,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没有丝毫犹豫,坦然从容。

    嫣被吓了一跳,急着给她遮盖:“你…你这是什么逻辑!傻孩子,别胡闹行不?姐姐求求你了…”她被完全意外的情况弄得手足无措,有些慌了。

    季然把嫣围在身上的毯子丢开,赤裸着身体站在我面前,大大方方地转了个身,将身体完全展示给我:“我这身体,没有男人看到过,还是干干净净的,你不管多难过,多遗憾,要了我以后,就不能再对嫣姐有任何一点芥蒂了!”

    我突然十分尴尬,侧过身子去不敢看她,求助地望着苏晴:“快给她穿起来衣服!这像什么样子?这事情和孩子有什么关系,再这么闹我就生气了!”苏晴没动,却竖起一根手指在唇边:“嘘!小声点儿,别把孩子吵醒了!”我只好压低了声音:“季然…季然…你听我说…”“你不要说,什么都不用说。”

    她一把抱住了我:“如果我没有病,如果我有大把的未来,我一定会来抢你!你就是让我动心的男人!不管你们之间有多相爱,不管你们的婚姻多牢固,也不说我有没有机会成功,我都要试着去争取!可是现在我放弃了,连最后的希望都放弃了!过了今晚,我就拿你当哥哥,到死都不改,就当老天没有给我爱男人的机会!”我僵硬着身子,看嫣。她的脸色有些不好看,却努力保持着平静,没有上来继续劝阻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嫣姐肯让苏姐和你上床,就是补偿你的意思,这里有资格反对我的,只有你一个人。可如果你不接受我,那我要恨你到死!我干干净净的来,陪你过了这一夜,就能心满意足地去,我就在一个男人的生活里留下了印记,不白来这世上一遭!到了那边,也能和姐姐说,我舍了清白换了安心…”

    一张床,四个人并排躺着。嫣在最外面,她背对我,面向着房门的方向。我的另一边,是季然,赤裸着青春的身躯,紧紧贴着我。再过去是苏晴,平躺着,仰望天花板,双手安放在胸口,那丰满的胸起伏不定,手就如同放在波涛上面一样。季然还在努力,她的手不停地在我身上抚摸,灵巧而轻柔,大胆又莽撞。

    挺拔的胸部摩擦着我的胳膊,柔软且光滑。她的脸靠着我的颈,不太均匀的呼>吸>喷出炙热的气流打在我皮肤上,她已经成功地撩拨起我的欲望,胀大的阴茎在她柔软的手里矗立着。

    我几次按住了她要翻身上来的动作,也许我还能更坚决,也许我能更道貌岸然地表现自己的高尚,可我还是选择了这样一种近似妥协的方式来接受这个女孩的部分。接受意味着宽恕,宽恕意味着解脱。

    两人无声地在暧昧中僵持。她的一条腿搭在我身上,不停地低声在我耳边低语:“我不美吗?你不想吗?”光滑细腻的皮肤触感,轻声细语的呢喃,青春肉体发出的朝气蓬勃,无时无刻不在诱惑着我。她的身体的确很美,可我看这身体的时候,心里涌动的却是一种怜悯,我的心里,还有道堤坝,暗操汹涌也不能摧毁。

    突然发现多了一只手,越过季然的身体,看到苏晴已经侧身过来,身子和她贴着,手伸过来握住了我的阴茎。回头看了一眼嫣,仍旧背对我一动不动,可我能清楚的感觉到她是醒着的。这场景,让我想起了那个荒唐之夜,这一段时期,我不但行为荒唐,甚至在某些反应上算是很幼稚!或者是因为太在乎了,或者是因为太恐惧了,总之我一直没能很正确地面对这些问题。也许这算是当局者迷,即使到了我这年龄,仍旧不能称得上成熟。

    苏晴已经起身,隔着季然俯身在我腿间,将阴茎含进口中。舌尖的刺激让我深>吸>了口气,不受控制地挺了下跨部。这时候季然伏在我耳边,用极低的声音悄悄说:“以后,你一定要对苏晴姐好…”我惊了一下,勐地坐了起来,苏晴也被吓了一跳,阴茎从她口中脱落出来,湿淋淋地摆动着。

    我对她笑了笑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然后转过身,伸出手臂抱住了嫣,坚硬的下体自然地从两腿之间的空隙插了进去。那里很湿润,泥泞不堪。嫣动了一下,然后顺从地向后移动了一点,让自己以更亲密的姿态躲在我怀里。

    我看不见她的脸,慢慢在后面动着,手从她的腋下环绕,抚摸着乳房。嫣的手就圈回来,按在我手上,用力压着,让手掌深陷在乳肉中间。她的呼>吸>很快变得急促,身体绷紧双腿伸直,不住地轻微颤动。看上去,她比以往都要动情,甚至压抑不住低声呻吟出来。

    我胡乱在她脖颈上亲吻着,散乱的发丝被吮>吸>进嘴里,这一刻,忽然觉得她一下子鲜活起来,那种久违的心意相通的感觉重复再现,不用说,不用表白,什么都了然于心!

    天下诱惑不计其数,我却独钟情于此。

    没有持续很久,我一泄如注。嫣头也不敢回,有些狼狈地抽了纸巾按住下体跑去卫生间,身影犹如小鹿惊逃。

    我对着身后的季然和苏晴坦然笑了笑,用轻松的口吻说:“现在没有了,大家都死心吧,可以安心睡了。”季然也笑,却倔强地掩饰着,说:“我反正给了,你不要是你的损失,我自己要安心了。”回身抱了苏晴,不甘心地说了句:“真失败,两个人打不过她一个…”苏晴就紧紧抱了她,轻轻拍着,眼睛却看着我,意兴阑珊。

    清晨起来,苏晴要去医院值班,我送她,嫣边收拾碗筷边交代,要我帮她换手机卡,说:“手机在桌上,给我换联通的吧,我用的不多,省钱。”季然也跟了下来。等我从车库开车出来,她刚坐进去却突然叫不舒服。说让我停车。要安静地躺会儿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坐在后面的苏晴,无奈地笑了笑,她也正看我,手从座位的缝隙里伸过来,抓住了我的胳膊。一时间相对无言,却都有股澹澹的伤感。这一天,是个新的开始,可我们都知道,这新的开始里,彼此却已经悄然分开…

    “去帮我买口香糖吧!”季然皱着眉,很难受的样子:“我想吐了都…”我应着,下车,往旁边的小卖店走。手在兜里摸钱,却摸到了嫣的手机。掏出来,正准备关机取卡,忽然心中一动,翻开通讯记录看了下。有个陌生的已接电话号码。拿起小店的公用电话,按号码拨过去,片刻,有人接了,是个男人的声音:“你好,我黎开,你哪位?”我没出声,挂断。

    记得有句话:真爱犹如鬼魅,众口相传,然目击者鲜矣!

    如果你不相信有真爱,那她就不存在。但是,你肯相信,就一定会存在。

    我还相信。

    “口香糖…”我对着店主说。他却没反应,只是瞪大了眼睛,满面惊恐的样子,嘴张着,像是看到了很可怕的东西。跟着,是一声巨响,和惊叫。

    回头看,我的车已经冲出去很远,刚刚停下来,季然正从窗口探出头向后张望,表情平静无比。

    后面,是个衣着鲜艳的男人躺在地上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——血肉模煳。

    —全文完—

    wwwcom</td>

    </tr>

    </table>

    <tr>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