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百零一章战场收割大势已成
    残阳如血,彤红的阳光斜照,照亮了满地血迹斑斑的战场。

    五陵关外如是,关内亦如是。

    这一座天下雄关,近年内却接连被破,仿佛一个垂暮老人,失去了往日雄峻的身影和气势,多处崩坏,断墙兀立。

    各种形态的尸体,完整的,不完整的,横七竖八,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战争的残酷,只有在战场上,才能如此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,直达人心,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没有人对此进行收拾,任由尸首横陈,在时间的作用之下,开始发酵,让人作呕的恶臭散发出来,血浇大地,蚊虫滋生。

    三天前,蒙元铁骑终于攻破了五陵关,这一场胜利,让本已萌生退意的游族们,重新焕发了斗志和煞气。

    因为关内,便是京城!

    关于这一座城市的繁华和丰腴,千百年来,在文字上,在言论中,早已深入人心,令人向往。

    望见京城的城墙,成千上万的蒙元铁骑就像饥渴的旅人看到了美食,一个个嗷嗷大叫着,蝗虫般扑了上来。

    其实在五陵关的攻坚大战中,蒙元已经消耗不小,几乎折损了三分之一的兵力,这还是在他们驱使了上万中原百姓为炮灰的前提之下。

    元文昌的顽固抵抗,很是让蒙元首领感到意外。又或者,这并非是元文昌个人的命令发生作用,而是整个民族团体在面对外敌入侵时,所呈现出来的坚韧和顽强。

    不折不挠,宁死不屈!

    民族的意志凝聚在五陵关上,死战不退。

    对此,蒙元首领有过动摇,觉得是否太过于深入,恋战太久了?出身草原,习惯狩猎的他,莫名感觉到了一丝危险。不过好在,最后还是破关而入了。

    前面,就是京城。

    蒙元首领一声令下,开始攻城。但在城下,蒙元铁骑同样遭受到了顽强的抵抗。

    孤城,往往意味着绝望。但有时候,绝望却会让人爆发,背水一战,殊死一搏。

    蒙元过处,屠城一空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被困在京城的万千人家十分清楚。横竖都是死,为何不以死相争?

    于是乎,无路可逃的人们纷纷自愿奔上城头,冲向城门,即使没有兵器盔甲,即使只是拿着镰刀锄头,即使只是一身布衣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平民百姓都成为了斗士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民族意志再一次凝聚在京城城墙上,凝聚在每一块城砖之上。

    没有迅速破城,让蒙元首领颇为急躁,却不甘就此离去。因为他知道京城的抵抗绝不会一直这样坚持下去,也许下一波猛攻,也许再冲杀一次,那城门便会失守,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,损耗几乎都是双向的,就看哪一方更多一些,更难以承受。

    其实他并没有估算错误,几番搏杀之下,京城的抗线真得到了濒临崩溃的临界点。

    战争很注重士气,但士气也不是万能的。

    如果再让蒙元骑兵攻多几天,如果蒙元的战备再充分一些,比如多准备点攻城器械——作为游牧部落,对于城池的概念认识颇为薄弱,他们更依赖坐骑冲锋,而这样的作战方式和特长,在广阔的地形上能威风八面,大杀四方,但攻坚起来就显得力有不逮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强弩之末的元文昌部众,能苦战坚持那么长时间的主因。

    只是,世事无如果。

    攻城战第三天,一支大军突然出现在后方,旗帜飘扬,一个斗大的“陈”字随风飞舞;另有“锐士”、“玄武”等旗号铺张开来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这一支队伍是从哪儿冒出来的,也不知道领军者是何方神圣。但远远望去,一张张坚毅的面孔表明了他们的身份——

    “援军!”

    城墙之上,有军士发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吼叫。

    “援军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阵阵困兽般的呼喊声此起彼伏,响彻京城,久久无法平息。更有人喜极而泣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的确是援军,大军毫不客气就冲杀向蒙元的后营,肆意砍杀起来。

    战争是一门哲学,而入场时机则是学习的钥匙;若时机不对,则处处被动,但当恰到妙处时,便是一场一面倒的收割。

    莫轩意的先锋军来的时间正在点上,他没有丝毫犹豫,立刻发出了冲锋的号令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,鏖战多日的蒙元骑兵在方方面面上都近乎极限,面对突如其来的生力军,他们只有一个选择,就是逃!

    溃不成军,末路狂奔,骑兵的优势在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而在莫轩意的指挥之下,只是大肆截杀了一阵,将对方驱逐到五陵关外,便不再追击,收住了阵脚,选择守关,以及分兵,进入京城。

    入城的过程出乎意料的简单,守将自动开门,欢迎莫轩意率军进来。

    原来在蒙元攻坚之际,元文昌便吐血病倒,身体出了问题。不过他性子刚硬,接连下了死命令,务必要守住京城。

    他决不愿做那千古罪人!

    这是其具备的军人气质所决定的,不过就在昨夜,元文昌病逝于皇宫之内,一代枭雄,就此落幕。

    失去了元文昌,而元家部众早已伤亡惨重,士气跌到了最低点,面对莫轩意,还能拿什么来对抗?更何况,满城百姓,阶层权贵们,对于援军的到来,就像看到了救星,抢着来开门欢迎。

    民心所向,便成大势!

    却说蒙元首领在手下的保护之下,仓皇逃离百里,见后面没有了追兵,这才稍稍稳住。清点计算,竟只剩下一万多人,真是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惊慌、疑惑、愤怒,以及浓浓的不甘……

    诸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他无法接受这般的失败下场,还想反戈一击。然而两天后,当派遣出去的探子回报,说一支规模更加庞大的军队正浩浩荡荡地开往京城时,蒙元首领便知大势已去,再不可挽回,其当机立断,马上率残部进入凉州,狠狠地又肆虐了凉州一番,随后逃离,返回草原。

    这一次入侵,本就是计划之外。而部落文明的差距,根深蒂固的生活习惯以及作战形态,还有劫掠式的占领,诸多原因,决定了最后的结果。也许过得数百年之后,当游牧文明进化,不断递进,随着势力壮大,或将再度卷土重来,甚至入主中原。

    但那都是以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以后的事,谁知道会如何?

    当岁月玄黄,尘埃落满历史的书章,便会掩盖住其中的硝烟战火,会掩盖住浸透在字里行间的野蛮和血腥,化为太平盛世——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!

    只是,有些事情,真不该忘记呀!
为您推荐